地方资讯

凰家看台|那个跟俄罗斯人抱在一起笑的乌克兰运动员怒了

时间:2022-05-13 19:31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2月16日,自由式滑雪男子空中技巧决赛,乌克兰选手亚历山大阿布拉缅科确定获得银牌时,铜牌选手俄罗斯人伊利亚布罗夫冲上去从后面抱住了他。 不得不说,体育摄影师定格的那些经典瞬间既有代表性,也有巧合性,总是意味深长。布罗夫笑得更轻松随意,而阿布拉...

  2月16日,自由式滑雪男子空中技巧决赛,乌克兰选手亚历山大阿布拉缅科确定获得银牌时,铜牌选手俄罗斯人伊利亚布罗夫冲上去从后面抱住了他。

  不得不说,体育摄影师定格的那些经典瞬间既有代表性,也有巧合性,总是意味深长。布罗夫笑得更轻松随意,而阿布拉缅科有些腼腆,似乎略有心事。前者34岁,后者31岁,两人都笑得露出了褶子。

  决赛这天的万里之外,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基辅签署法令,宣布2月16日为乌克兰的“团结日”,要求乌克兰民众在这一天悬挂国旗、播放国歌,以巩固乌克兰社会应对“日益严重的混合威胁”的能力。

  所有45名参加北京冬奥会的乌克兰运动员里,阿布拉缅科是唯一获得奖牌的人。

  乌克兰独立后第一次参加冬奥会是在1998年日本长野,那届赛事乌克兰一无所获,但确立了一个相对优势的项目——自由式滑雪男子空中技巧的决赛中,12名选手有4人来自乌克兰。当时仅10岁的阿布拉缅科,成为这个“优势冬季项目”的继承人。

  在张家口拿下银牌后,阿布拉缅科凭借连续平昌、北京两届冬奥会的1金1银,已是乌克兰冬季运动里最伟大的运动员无疑。这是阿布拉缅科参加的第5届冬奥会,大概率是最后一届。

  布罗夫抱住他的时候,阿布拉缅科手里正挥舞着乌克兰国旗。这一幕清晰地证明了,一个俄罗斯人抱住的是一个乌克兰人。

  国际滑雪联合会FIS有据可查的资料显示,两人第一次同场竞技,是2010年3月份的国际雪联欧洲杯在乌克兰境内的两站赛事,22岁的阿布拉缅科斩获了其中一站的亚军,19岁的布罗夫在同一站赛事里拿到第10名。

  而后一年,阿布拉缅科夺得欧洲杯乌克兰站冠军,布罗夫夺得俄锦赛亚军,成为各自国内最顶级选手。

  此后漫长岁月,阿布拉缅科和布罗夫几乎一起参加了世界杯分站赛级别以上的所有国际赛事,美国世锦赛、挪威世锦赛、索契冬奥会、奥地利世锦赛、瑞士世锦赛、平昌冬奥会、哈萨克斯坦世锦赛、北京冬奥会……

  他们至少50次在同一块场地上比赛,一起赛遍了北半球。阿布拉缅科偶尔排名会落后于布罗夫,但整体上他的成绩更胜一筹。布罗夫跟在阿布拉缅科身后看他拿到世界杯冠军、冬奥会冠军,自己也成长为奖牌的有力争夺者。

  如果你跟一个人常年在一起旅行,国籍几乎就成了最不重要的属性,更何况运动员之间的惺惺相惜总是还能超越普通的友谊。

  北京冬奥会过后中国人应该对此有了更直观的理解。不管是谷爱凌对银牌选手的安慰,还是苏翊鸣对金牌选手的尊重,都展现了自由式滑雪这个项目里显著的体育文化:这几乎是一个相互促进的、对手只是自己的乌托邦。

  不过,他们并没有生活在世外桃源。就像谷爱凌会被记者质问她到底是哪国人一样,2014年爆发的俄乌冲突,让近年来两国运动员在体育领域里的交往变得敏感。

  一个典型的例子:足球运动员拉基茨基因为在2019年加盟了俄罗斯超级联赛的泽尼特俱乐部,从此再也没有得到乌克兰国家队的征召。泽尼特的背后是俄罗斯天然气公司。

  2018年平昌冬奥会上,阿布拉缅科拿到金牌,布罗夫拿到了铜牌,他俩各自创造了职业生涯最好成绩。俄罗斯选手因为遭受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处罚,只能以俄罗斯奥委会名义参赛,不允许把国旗带进赛场。阿布拉缅科刚好披着乌克兰国旗,把布罗夫搂进了怀里。

  当时,乌克兰国内的激进主义者在社交网络上建议他“不要返回乌克兰”,最好“改变国籍”,“拥抱和亲吻敌人的人可耻”,甚至“剥夺他奖牌的金钱奖励”以及“剥夺他的体育大师头衔”的提议蜂拥而至,一些人建议在他“向士兵道歉”之前不要让他回国。

  阿布拉缅科的解释试图缓和这种极端情绪:“我们是来自同一个星球的人,很明显有些人有不同的看法,我只是希望全世界和平。我个人的观点是,当你赢得金牌的时候,你会欣喜若狂,你的真实情况都会显露出来,你可以随便拥抱和问候你的朋友,我不在乎他是什么国籍。他就是个人。”

  乌克兰电视主持人博格丹.布特科维奇为阿布拉缅科辩护:“现代职业体育里,运动员之间对国籍的概念越来越小,他们每年在一起训练11个月,生活、结婚、给彼此的孩子洗礼。对他们来说,并不是没有战争。他们只是没有把这场战争扩大到那些与他们一起生活了11个月的人。这里的重点不是运动员缺乏爱国主义,而是职业体育的归属和全球化。”

  四年过去了,双方火药味进一步升温,不敢相信现在还有乌克兰人公开谈论这种“无关紧要”的友谊。

  北京冬奥会开幕前,乌克兰体育部部长瓦迪姆古泽特公开表示,乌克兰运动员应该避免站在俄罗斯运动员旁边,他提醒:去年的东京奥运会上,夺得女子跳高金牌的俄罗斯选手玛丽娅拉西茨科妮和摘得铜牌的乌克兰选手雅罗斯拉娃玛胡奇赫拥抱合影,引起了乌克兰国内的“强烈反应与争议”。

  2021年东京奥运会,俄罗斯选手玛丽娅拉西茨科妮和乌克兰选手雅罗斯拉娃玛胡奇赫相拥开心合影。

  这次,阿布拉缅科真的没有主动做什么。但他无法阻止布罗夫从后面抱住他。阿布拉缅科赛后没有再回应什么,回国后他唯一说的话是: “这次我没有(主动)拥抱任何人。我只是像运动员一样向他们打招呼,仅此而已。”

  “当我们开始自由式滑雪时,我们就认识了。直到今天,我们仍然在兄弟民族之间保持着兄弟般的友谊。我们始终保持友谊并相互支持。我们互相写信,互相打电话。”

  “我热烈祝贺他获得奥运奖牌。就像我们在韩国(2018年平昌冬奥会)站在领奖台上一样,我们也互相说了友好和善意的话。这一切都始于韩国,当时萨沙(阿布拉缅科的昵称)用他的国家国旗拥抱了我。”

  “有一种政治观点,说我们的所作所为是错误的。很高兴我们被镜头拍到,这展示了各国人民之间的相互支持和友谊。奥运会与政治无关。”

  事实证明,体育和政治并不是无关,它是硬币的正反面。对俄乌而言,北京冬奥会是刚刚过去的乌托邦,战争则是现实。

  俄军进攻乌克兰后,从欧足联到地方足协,从曼联到沙尔克04,欧洲体育届联合抵制俄罗斯的态度明确。

  7年前,阿布拉缅科娶了俄罗斯滑雪运动员奥尔洛娃为太太,有人怀疑他亲俄,但他直接拒绝了俄罗斯的归化,坚定为祖国效力。

  4年前,阿布拉缅科被迫表态时,尽可能保持中立,只是说:“俄罗斯——侵略者?我所见所闻是真的吗?更准确地说,并非如此。在我看来,这一切都是计划好的。不仅来自我们或来自他们。背后还有第三方和第四方对此感兴趣。也许我错了,但我是这么认为的。无论如何,只有普通人受苦——来自我们这边,来自他们。”

  2年前,他和奥尔洛娃的孩子出生了,一家人生活在基辅。奥尔洛娃说:“我会追随亚历山大,我想在任何地方做他的妻子。”

  现在他还能说什么。2月18日,他在ins上发了一张站在领奖台上的照片——当然只是他自己的。他配文说道:乌克兰奥林匹克代表团的所有人都在关心祖国现在发生的事情,我知道这对每个乌克兰人来说有多困难。在“团结日“赢得奖牌,对我来说尤为重要。”

  沉默了几天后,2月26日,阿布拉缅科终于发了一条视频动态,那是一座被炮弹摧毁了腰部一角的居民楼,楼里冒着烟。他用俄文而不是乌克兰文质疑道:“这就叫做「以军事基础设施为打击目标」?”

  又过了一会儿,他还是忍不住直抒胸臆。“我明白将要发生什么,但是我不相信这是最后的结果。不幸的是,我们遭到了自称“兄弟”的“我们更大的邻居”的卑鄙的打击。我的祖国乌克兰,我相信我们不会被打败。我在奥运会上捍卫了乌克兰的体育荣耀,现在我们的士兵英勇捍卫了我们的自由。”

  最后,他甚至用英语直接发表观点:“禁止俄罗斯使用swift系统!保卫乌克兰的天空!把北约派到乌克兰!”

  这是迄今为止作为一名运动员的最愤怒的表达了。不知道布罗夫还能不能赞同他?

特训学校,湖南最好的特训学校,长沙正规叛逆孩子特训学校,专业叛逆少年戒网瘾特训学校,长沙杰龙青少年特训学校,湖南排名第一的问题少年戒网瘾特训学校。